三国演义: 第三十五回 玄德南漳逢隐沧 单福新野遇英主

三国演义: 第三十五回 玄德南漳逢隐沧 单福新野遇英主

  却说蔡瑁方欲回城,常胜将军引军赶出城来。原来赵子龙正饮酒间,忽见人马动,急入内观之,席上不见了玄德。云南大学惊,出投馆舍,听得人说:“蔡瑁引军望西赶去了。”云殷切绰枪上马,引着原带来八百军,奔出南门,正迎着蔡瑁,急问曰:“吾主何在?”瑁曰:“使君逃席而去,不知何往。”赵子龙是谨细之人,不肯造次,即策马前行。遥望大溪,别无去路,乃复回马,喝问蔡瑁曰:“汝请吾主赴宴,何故引着军马追来?”瑁曰:“九郡五十七州县官僚俱在这里,吾为中将,岂可不防护?”云曰:“汝逼吾主何去了?”瑁曰:“闻使君匹马出西门,到此却又不见。”云惊愕不一,直来溪边看时,只见到隔岸风度翩翩带水迹。云暗忖曰:“难道连马跳过了溪去?”令八百军四散观察,并不见踪影。云再回辰时,蔡瑁已入城去了。云乃拿守门军士追问,皆说:“刘使君飞马出西门而去。”云再欲入城?又恐有埋伏,遂急引军归新野。

  却说玄德跃马过溪,似醉如痴,想:“此阔涧一跃而过,岂非天意!”迤逦望老河口策马而行,日将沉西。正行之间,见大器晚成牧童跨于牛背上,口吹短笛而来。玄德叹曰:“吾不及也!”遂立马观之。牧童亦停牛罢笛,熟视玄德,曰:“将军莫非破黄巾汉昭烈帝否?”玄德惊问曰:“汝乃村僻小童,何以知作者姓字!”牧童曰:“笔者本不知,因常侍师父,有客到日,多曾说有生龙活虎汉昭烈帝,身长七尺五寸,垂手过膝,目能自顾其耳,乃当世之英雌,今观将军如此模样,想必是也。”玄德曰:“汝师何人也?”牧童曰:“吾师覆姓司马,名徽,字德操,颍川人也。道号水镜先生。”玄德曰:“汝师与何人为友?”小童曰:“与揭阳Pound公、庞统为友。”玄德曰:“Pound公乃庞统什么人?”童子曰:“叔侄也。庞德公字村里人,长笔者师父拾岁;庞统字士元,少小编师父五岁。17日,笔者师父在树上采桑,适庞统来相访,坐于树下,共相研商,整日不倦。吾师甚爱庞统,呼之为弟。”玄德曰:“汝师今居哪儿?”牧童遥指曰:“前边林中,就是庄院。”玄德曰:“吾正是汉昭烈帝。汝可引小编去拜望你师父。”

  童子便引玄德,行二里余,到庄前截至,入至中门,忽闻琴声甚美。玄德教小孩且休通报,侧耳听之。琴声忽住而不弹。一个人笑而出曰:“琴韵清幽,音中忽起高抗之调。必有敢于窃听。”童子指谓玄德曰:“此即吾师水镜先生也。”玄德视其人,仙风道骨,器宇不凡。慌忙进前施礼,衣襟尚湿。水镜曰:“公明天防止横祸!”玄德惊讶不已。小童曰:“此刘玄德也。”水镜请入草堂,分宾主坐定。玄德见架上满堆书卷,窗外盛栽松竹,横琴于石床之上,清气飘然。水镜问曰:“明公何来?”玄德曰:“一时经由此地,因小童相指,得拜尊颜,不胜幸亏!”水镜笑曰:“公不必隐蔽。公今必逃难至此。”玄德遂以秦皇岛一事告之。水镜曰:“吾观公气色,已知之矣。”因问玄德曰:“吾久有名公大名,何故到现在犹撂倒不偶耶?”玄德曰:“命途多蹇,所甚于今。”水镜曰:“不然。盖因将军左右不得其人耳。”

  玄德曰:“备虽不才,文有孙乾、糜竺、简雍之辈,武有关、张、赵子龙之流,竭忠辅相,颇赖其力。”水镜曰:“关、张、赵子龙,皆万人敌,惜无善用之之人。若孙乾、糜竺辈,乃文弱雅士,非经纶济世之才也。”玄德曰:“备亦尝侧身以求山谷之遗贤,奈未遇其人何!”水镜曰:“岂不闻孔夫子云十室之邑必有忠信,何谓无人?”玄德曰:“备工巧不识,愿赐指教。”水镜曰:“公闻荆襄诸郡小儿蜚言乎?其谣曰:八八年间始欲衰,至十五年无孑遗。到头天命有所归,泥中蟠龙向天飞。此谣始于建筑和安装初:建筑和安装七年,刘景升丧却前妻,便生家乱,此所谓始欲衰也;无孑遗者,不久则景升将逝,文武零落无孑遗矣;天命有归,龙向天飞,盖应在将军也。”玄德闻言惊谢曰:“备安敢当此!”水镜曰:“前几日下之奇才,尽在于此,公当往求之。”玄德急问曰:“奇才安在?果系何人?”水镜曰:“伏龙、凤雏,两个人得大器晚成,可安天下。”玄德曰:“伏龙、凤雏哪个人也?”水镜开心曰:“好!好!”玄德再问时,水镜曰:“天色已晚,将军可于此暂寄宿的学生龙活虎宵,前不久当言之。”即命小童具饮馔相待,马牵入后院驯养。玄德饮膳毕,即宿于草堂之侧。

  玄德因思水镜之言,寝不成寐。约至越来越深,忽听一位叩门而入,水镜曰:“元直何来?”玄德起床密听之,闻其人答曰:“久闻刘景升善善恶恶,特往谒之。及至碰见,名高难副,盖善善而不可能用,恶恶而不能够去者也。故遗书别之,而来至此。”水镜曰:“公怀王佐之才,宜择人而事,奈何轻身往见景升乎?且英雄英豪,只在前边,公自不识耳。”其人曰:“先生之言是也。”玄德闻之大喜,暗忖这个人必是伏龙、凤雏,即欲出见,又恐造次。

  候至天晓,玄德求见水镜,问曰:“昨夜来者是哪个人?”水镜曰:“此吾友也。”玄德求与相见。水镜曰:“这厮欲往投明主,已到她处去了。”玄德请问其姓名。水镜笑曰:“好!好!”玄德再问:“伏龙、凤雏,果系哪个人?”水镜亦只笑曰:“好!好!”玄德拜请水镜出山相助,同扶汉室。水镜曰:“山野闲散之人,不堪世用。自有胜吾十倍者来助公,公宜访之。”

  正评论间,忽闻庄外人喊马嘶,小童来报:“有一新秀,引数百人到庄来也。”玄德大惊,急出视之,乃赵云也。玄德大喜。云下马入见曰:“某夜来回县,寻不见君王,连夜跟问到此。圣上可作速回县。只恐有人来县中冲击。”玄德辞了水镜,与常胜将军上马,投新野来。行不数里,黄金年代彪军旅来到,视之,乃云长、翼德也。相见大喜。玄德诉说跃马檀溪之事,共相嗟讶。

  到县立中学,与孙乾等协议。乾曰:“可先致书于景升,诉告此事。”玄德从其言,即令孙乾赍书至凉州。刘表唤入问曰:“吾请玄德衡阳参加,缘何逃席而去?”孙乾呈上书札,具言蔡瑁设谋相害,赖跃马檀溪得脱。表大怒,急唤蔡瑁叱责曰:“汝焉敢害作者弟!”命推出斩之。蔡妻子出,哭求免死,表怒犹未息。孙乾告曰:“若杀蔡瑁,恐皇叔不可能平静于此矣。”表乃责而释之,使长子刘琦同孙乾至玄德处请罪。

  琦奉命赴新野,玄德接着,设宴相待。酒酣,琦乍然堕泪。玄德问其故。琦曰:“继母蔡氏,常怀谋害之心;侄无计划免疫性祸,幸叔父指教。”玄德劝以小心尽孝,自然无祸。次日,琦泣别。玄德乘马送琦出郭,因指马谓琦曰:“若非此马,吾已为泉下之人矣。”琦曰:“此非马之力,乃叔父之洪福也。”说完。相别。刘琦涕泣而去。

  玄德回马入城,忽见市上壹位,葛巾布袍,皂绦乌履,长歌而来。歌曰:

  天地反覆兮,火欲殂;大厦将崩兮,意气风发木难扶。
  山谷有贤兮,欲投明主;明主求贤兮,却不知吾。

  玄德闻歌,暗思:“这厮莫非水镜所言伏龙、凤雏乎?”遂下马相见,邀入县衙。问其姓名,答曰:“某乃颍上人也,姓单,名福。久闻使君招贤纳士,欲来投托,未敢辄造;故行歌于市,以动尊听耳。”玄德大喜,待为上宾。单福曰:“适使君所乘之马,再乞生龙活虎观。”玄德命去鞍牵于堂下。单福曰:“此非赤兔马乎?虽是赤兔马,却只妨主,不可乘也。”玄德曰:“已应之矣。”遂具言跃檀溪之事。福曰:“此乃救主,非妨主也;终必妨生龙活虎主。某有风度翩翩法可禳。玄德曰:“愿闻禳法。”福曰:“公民意愿中有冤仇之人,可将此马赐之;待妨过了这个人,然后乘之,自然无事。”玄德闻言变色曰:“公初至此,不教小编以正道,便教作利己妨人之事,备不敢闻教。”福笑谢曰:“向闻使君仁德,未敢便信,故以此言相试耳。”玄德亦改容起谢曰:“备安能有仁德及人,惟先生教之。”福曰:“吾自颍上来此,闻新野之人歌曰‘新野牧,刘皇叔;自到此,民丰足。’可以看到使君之仁德及人也。”玄德乃拜单福为顾问,调练本部人马。

  却说武皇帝自宛城回许都,常常有取寿春之意,特差曹仁、李典并降将吕旷、吕翔等领兵三万,屯老河口,虎视荆襄,就探看背景。时吕旷、吕翔禀曹仁曰:“今汉昭烈帝屯兵新野,招兵买马,积草储存供食用的谷物,其志超大,不可不早图之。吾二位自降军机大臣以后,未有寸功,愿请精兵五千,取刘玄德之头,以献大将军。”曹仁大喜,与二吕兵七千,前往新野厮杀。

  探马飞报玄德。玄德请单福商讨。福曰:“既有敌兵,不可令其进入国境。可使美髯公引大器晚成军从左而出,以敌来军中路;张翼德引豆蔻梢头军从右而出,以敌来军后路;公自引常胜将军出兵前路相迎:敌可破矣。”玄德从其言,即差关、张三位去讫;然后与单福、赵子龙等,共引二千人马出关相迎。

  行不数里,只见到山后尘头大起,吕旷、吕翔引军来到。两侧各射住阵角。玄德出马于旗门下,大呼曰:“来者何人,敢犯吾境?”吕旷出马曰:“吾乃老马吕旷也。奉通判命,特来擒汝!”玄德大怒,使赵子龙出马。二将应战,不数合,常胜将军意气风发枪刺吕旷于马下。玄德麾军掩杀,吕翔抵敌不住,引军便走。正行间,路傍后生可畏军优秀,为首老马,乃关羽也;冲杀后生可畏阵,吕翔折兵大半,夺路走脱。行不到十里,又意气风发军拦截去路,为首老马,挺矛大叫:“张翼德在这里!”直取吕翔。翔措手比不上,被张翼德风流倜傥矛刺中,翻身落马而死。余众四散奔走。玄德合军追赶,大半多被破获。玄比什凯克师回县,重待单富,稿赏三军。

  却说败军回见曹仁,报说:“二吕被杀,军人多被生擒。”曹仁大惊,与李典研讨。典曰:“二将欺敌而亡,今只宜以逸待劳,申报上大夫,起大兵来征剿,乃为上策。”仁曰:“不然。今二将就义,死折比较多军马,此仇不可不急报。量新野一席之地,何劳太傅大军?”典曰:“汉昭烈帝人杰也,不可以小视。”仁曰:“公何怯也!”典曰:“兵法云知己知彼,连战皆捷。某非怯战,但恐不可能必胜耳。”仁怒曰:“公怀二心耶?吾必欲活捉刘备!”典曰:“将军若去,某守南漳。”仁曰:“汝若分裂去,真怀二心矣!”典不得已,只得与曹仁点起二万三千军马,渡河投新野而来。就是:

  偏裨既有舆尸辱,主将重兴雪恨兵。

  未知胜负怎样,且听下文分解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