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岩峰Tiguan

南岩峰Tiguan

终于盼来一个全家团聚的星期六,儿子开车拉着一家人沿湭河川,向秦岭脚下的箭峪驶去。

南岩峰揽胜

一路上林木茂盛鸟语花香,车子如行驶在绿海里的小舟,沿河川上下翻飞。在导航指引下,过桥南镇向东南不远就是箭峪了。远远仰望,只见两山夹一沟,大坝巍峨的横卧期间,如同一条巨龙。“箭峪水库”四个醒目的大字告诉来者,此处就是箭峪了。

卢仁义

箭峪东临华州,南接蓝田,素有“一脚踏三县”之说。因山上山石如箭,长有箭竹而得名。是古代关中通往商洛、

站立太婆尖山巅,举目,前方山峰,竹林幽幽,古木参天,小径蜿蜒,壁立千仞,那便是黄石最高峰——南岩峰。竹涛阵阵,你是在呼唤我吗?小径悠悠,你是在指引我吗?矗立峭壁,你是在眺望我吗?我决定,下周去拜访南岩峰。

豫西南、鄂西北的官道之一。山南坡水为灞河源头,北坡水形成箭峪河,为赤水河源头。

(一)青山水库

听上辈人说,六十年代后期,我的家乡官底的民工们曾和全县民工一起,背上行囊,到这百里之外的深山中修水库。那是个艰难困苦忍饥挨饿的年代,那是共和国还很贫穷落后的年代,民工们硬是凭车推肩挑的人海战术,运土方,磊石头,完不成当日任务,就不给饭吃。是民工们的血泪磊起了那近六十米高的大坝。只可惜如今在这里游玩的人们,已很少有人知道那段修坝的苦难历史了。

登上青山水库大坝,你不由得就喝醉了。你看,四周的山将狭长的水库轻轻搂在怀里,好像母亲抱着孩子安然入眠。山,即便是到了初冬时节,依然林木苍苍。四季常绿的香樟,杉树,茶树,大遍大遍的翠竹,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灌木,还有仍然坚守在寒风中保持一点自己绿色的草,这些绿色覆盖了山的大部分,倒映在水里,水于是深绿起来,整个水库仿佛成为一块绿色的翡翠。偶尔,有几棵被秋风染红的树夹杂在绿色当中,一点红晕就点缀水中,仿佛看见,一位腼腆的姑娘见到意中人,红晕爬上俊俏的面庞。山就这样倒映于水,水就这样倒映着山,如同手持一壶香醇美酒,怎不会喝醉?来到水边,掬一捧清澈的水吧,清凉便滋润全身。掬水波摇曳,真想抚琴,抚琴歌飞扬。可惜,水库中没有渔者唱和,不能享受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。岸边,有垂钓的老者,悠闲地坐着,独钓一湖秋。

站在坝上放眼望去,群山起伏,千姿百态,峰岭叠翠,山石如箭,高耸入云。再看水库,高峡平湖,碧水蓝天,湖光山色,碧波荡漾,群山环抱,犹如仙境。几只水鸟在水面悠闲地盘旋着,伺机捕猎它们中意的猎物。天空瓦蓝瓦蓝的,有几丝白云点缀其上,空气清新得让人忘记了尘世的喧嚣和一切杂念。峪内正在放炮修路,我们只好朝水库左侧的山头爬去。

(二)千年银杏

这里山坡不算太陡,遍地长满绿茵茵的青草,许多草头上都顶着紫色的花,远远看去就像是大片的薰衣草园。山坡上到处盛开着野刺玫,有的成片,有的一株独立。大概是“长在深山人未识”的缘故吧,那金黄色的小花,似竞相恣意地向不多的来者任性地展示自己的姿容。小蜜蜂嗡嗡地忙碌着,抢抓时机在酿造甜蜜的生活。空气中充满淡淡的花香,吸一口直入心脾。儿媳突然发现一处悬崖上有一大株野刺玫,开的竟是与众不同的白花,在那黄色花海中显得一枝独秀,是那样显眼。她不顾危险执意爬上陡峭光滑的大石头,和那鹤立鸡群的白玫瑰合影。两个小孙子看什么都新鲜,一会儿采野花,一会儿捉蝴蝶。

不知道看到金黄的心形的叶子铺满地面,你是何感想?我着实惊叫了一声,啊,满地的黄金啊!“满城尽带黄金甲”算什么?就这一地的心,通体金黄,通体透明,没有一丝杂色,还有什么比这更壮观,更动人!这铺满路边的树叶啊,似金黄的地毯,不,地毯太俗气了,远不及她的冰清玉洁。她应该是一首诗,一首从远古传唱到今的诗。她的形,她的韵,她的色,她的静,是不是在演奏几千年前的古音?此情此景,我只想坐下来,捧起一把黄叶,让她慢慢滑落在我的身上,于是,我的胸前,我的腿上,躺满了晶莹剔透的黄叶。可是,我不想这么做,我实在不想打碎宁静,破坏悠远的意境。生如春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,黄叶啊,你是一位参透红尘的高人,我等俗人岂能打扰您的清修?于是,坐在地面,看看那树吧!几人合抱的树干上,苍老皱纹,仿佛诉说千年的沧桑。大树枝丫直指苍穹,还没有从树上掉下的黄叶,在风中翩翩起舞。一树金黄,似火,似光,似荣耀,似神话,看得我热血沸腾,看得我神魂颠倒,看得我忘记时空。

再往上走坡越来越陡,山坡上长满了洋槐树,树下依然是绿草如毯。山上根本没有路,只好手把洋槐树,一步步向上挪。孙子看我上去了,也嚷嚷着要上。他们在儿子儿媳帮助下,也紧随我的脚步,连走带爬的上来了。

美哉银杏!壮哉银杏!

有道是“山高人为峰”。当你口干舌燥两腿酸痛爬上山头的时候,一切劳累都会随那清凉的山风飘去。站在山头向南远眺,只见群山在脚下点头含笑,白云悠悠在为你起舞。转身北望,眼前是塬和山围起来的大片平原。麦田如绿海,油菜花似黄绢,片片民居点缀其间,如世外桃源。不时有火车拖着长长的尾巴呼啸而过,在弯道处则似长长的毛毛虫躬身爬过。江山如画,美不胜收。

(三)天路历险

山头一侧,输电线路架设者们正紧张的在为输电塔建设施工。那跨越山头的临时钢索,正把施工用料一桶桶从低处运到高耸的山头工地。这些当地人都很少爬上去的山头,工人们每日却要不辞劳苦爬上爬下。看到这一切,我的眼睛有些潮湿了:当你晚上进门打开电灯的时候,当你盛夏开启空调惬意享受的时候,你也许认为一切本该就是如此。你不可能想到输电线路建设者们辛勤的汗水!若没有他们这些现代化建设的先行官,我们的生活又将会怎样?那一刻,我从心里为共和国的建设者们点赞!是他们的辛勤汗水,在时刻浇灌着共和国的参天大树!人啊,只有少一些欲望,对生活常怀感恩之心,才会少去许多烦恼,才能更多的感悟生活的甜蜜。

早就听朋友说,南岩峰一带的景观有峰有寺有洞有墙,于是顺着路标指示,径往南岩寺而去。南岩寺修建在南岩峰北面半山腰处,这座建于唐德宗780年,距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的古寺,如今佛殿残破房屋倒塌危在旦夕,有些遗憾。欣慰的是不少民工正在修建,相信他日,古寺一定会焕发新颜。询问一民工上南岩峰的路,淳朴的民工耐心给我指引。随着他手指方向,我找到一条较为宽敞的土路。道路一直朝山顶而去。路不大好走,浮土有些打滑,只是举头便可以看见山巅矗立的峭壁,这对我这个爱山的人有着莫大诱惑,于是捡了一根木棍,权当一条腿吧,三条腿支撑我缓慢前行。三四十分钟后,土路消失,取代以小径,余大喜,便加快步伐。

“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”,鲁迅的话说的实在,这哪里是路,分明是驴友们生硬踏出的幽径。路或在灌木的树根旁,或在草根附近,或在凸起的石头上,而其下,要么是垂直山坡,要么是峭壁,走得胆战心惊。然而走完这段还算平坦的小路,眼前竟然是垂直山坡,人必须手脚并用,从山坡上的石背上爬才能通过。我看了看驴友们开辟的这条道路,惊呆了。几十米的山坡上,依稀可见他们手脚并用的痕迹。通向山顶的路仿佛通向天堂。都说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”,这条路恐怕也有这个感觉吧!我开始爬,手抓牢,脚打颤,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。啊,这是天路吗?好不容易爬上去,往下一看,几乎90度的坡度让我倒吸一口凉气。继续向前,横行的路平坦了一些,让我眼前一亮是,路边出现许多奇怪的石头。有的像龟,就从龟背上爬过去,有的像大象,高耸的样子,就从象鼻子边钻过去,这个昂起头的,像蛇,不过没有三清山的巨蟒峰那样有气势,那个低头的,像狗,头朝下,好像在汪汪叫,颇有情趣。

攀石头,抓树干,拉野藤,终于来到悬崖峭壁的下面。没想到,这里竟然有一个山洞。钻进山洞,高大的钟乳石宛如楠竹挺立,自然下垂的胡须好像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,有人还给他上了几炷香,这亿万年的老人,怎不值得膜拜!

出山洞,竟然找不到上山的路,只好原路返回。下山比上山自是更难行走,又惊险刺激一回。没有从这条路登上南岩峰,有点遗憾,但是,沿路的惊险,沿路的美景,不也同样是收获吗?

(四)极顶风光

终于打听到上南岩峰较为好走的路。七峰山林场右侧,平缓的山路又带着我前行。凉风习习,信步而行。不时,可以看到一种红色果实。它们一串串悬挂藤上,堆叠起来宛如宝塔,煞为可爱。用微信“形色识花”软件拍照查询,原来它叫“高粱泡”,“生果浸酒香,一杯连几里”,实在是美不胜收。

步行三四里,到达樱花谷。山谷里密密生长着一些樱花树,高大挺立。可惜不是春天来,不然可以欣赏到漫山遍野的樱花了。

经过大约两小时的跋涉,终于登顶了。

有一铁塔,巍巍耸立,仿佛在大声宣告,我是黄石第一高峰。这是标志,更是气势。站在山顶远眺,群山连绵,竹林苍苍,高峰肃立,巨龙飞舞。北面,太婆尖与南岩峰两山相望,含情脉脉的样子,是不是一对不能终成眷属的有情人。山下,青山水库湖水碧绿,波澜不惊,如处子安眠。山腰随处可见幽深林海,山谷间,小路弯弯,连缀起一个又一个村庄。
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,山不小,而山脚的农家楼房宛如鸽笼,淡淡薄雾笼罩湖光山色,仿佛是一幅水墨画。伫立山巅,任凭山风吹拂,可以观夕阳西沉,可以听自然天籁,可以品平淡人生,“无限风光在顶峰”,是啊,不登上山顶,怎能有如此享受?

(五)后记

夕日欲颓,余恋恋不舍下山,骑车特意绕南岩峰一周。山顶垂直峭壁,似乎将我目送,一如相送挚友。
“南岩高万兆,耸入天里头。杉木蔽天日,楠竹当柴烧”,董老师的诗句让人回味。顺风而下,好不惬意。不禁吟诵曰:小溪送我至山脚,夕日不颓恋云霄。青龙白虎今犹在,不见烈马能回头。

2017年12月9日记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